本報記者 劉偉
  新賽季CBA聯賽將於11月1日打響,各支球隊新賽季球員和教練註冊工作也將於本月截止。為了留住球隊骨幹,不少俱樂部使出渾身解數,一些奇葩事件也應運而生。
  年年都會因簽約整齣點幺蛾子的江蘇男籃“再領風騷”。今年聯賽前,江蘇男籃儼然變成了“球員超市”,從俱樂部到體育局一改往日做派,對幾位主力球員轉會持開放態度,一時間球隊轉會傳聞不斷。有消息稱,青島向孟達開出一紙為期三年,年薪200萬元的肥約;上海則向易立伸出了橄欖枝,開出一份250萬元年薪的合同搶人;楊力和吳楠則分別同山東和四川傳出了緋聞。
  不過就在臨近註冊截止日的這段時間,從南鋼俱樂部到江蘇體育局卻都變了卦。體育局突然拒絕向球員出具註銷證明,俱樂部在同球員談判中允諾的工資依舊寒酸,就連之前自廢武功兩年,最有可能出走四川的吳楠,也被指了條“明路”投奔江蘇同曦。關鍵時刻肥水不流外人田,俱樂部和體育局的態度,讓球員轉會的夢想成空。迫於壓力,多數球員接受了俱樂部的價碼,只有易立決定魚死網破,準備休戰一年另謀出路。然而這種被隊友證明過效果不佳的套路,作用真的很難說。
  而上賽季就被傳退役的大郅,終究抵不過“軍令”如山,再次出現在了新賽季八一隊註冊名單上。從上賽季末段阿的江表態大郅賽季後退役,到王治郅本人不置可否,再到八一男籃領隊錢利民一句“大郅退役也好,不退也好,不是說他提出申請就能獲得批准”,王治郅對退役已經“失控”。新賽季八一隊提交的註冊名單顯示,大郅將兼任球員和教練,好消息是大郅將把主要精力放在執教上,不用再屢屢拖著傷病之身搏殺,然而不能如願退役,還是讓人唏噓。
  想走的走不了,想退的退不掉,在行政力量的強勢干預下,球員們做不了自己的主。新賽季CBA聯賽將步入職業化第二十個年頭,多年積澱,聯賽早該成熟。然而在最體現職業化水平的球員流動方面,行政力量的過多干預,讓聯賽充斥著計劃體制的味道,聯賽偽職業、偽市場再次暴露無遺。易立與王治郅不是個例,只是典型,如果CBA球員不能對自己的職業規劃做主,在市場中自由流動,聯賽又何談活力和競爭力。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去留難做主,聯賽難言進步)
創作者介紹

Frank Miller

zb90zbnzc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